纸上觉浅(连赞死全家)

没事来提问箱找我玩呃呃呃呃呃呃

【川渝】中秋贺文(无刀放心吃)

  渝坐在墙边上,看着天上的月亮:“哥,今天的月亮好像特别圆!”

  川摸了摸祂的头:“傻孩子,今天是八月十五啊!”

  “今天是中秋节?”渝跳了起来,然后又失落的坐回去,“可是,不会有月饼的。”

  “你真这么想?那月饼我就一个人吃了?”川从荷包里掏出一只不规则的月饼。

  这怎么看也不像月饼:它坑坑洼洼,倒是跟月球有些相似,但那扭曲的形状属实有些诡异,外皮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做的,渝觉得应该是粗粮树根一类的东西。

  “快吃吧!我亲手给你做的!”川满脸骄傲,如同递交勋章一般,把月饼递给了渝。

  渝接过,掰了一半:“哥,中秋节快乐!”

  “同乐!你尝尝看好吃吗?”

  “哇还是白糖馅?哥你是怎么搞到白糖的?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  “川哥,中秋快乐。”清晨,睡眼朦胧的川打开家门就看见渝站在门口,手里还提着一盒包装精美的月饼。

    川吃惊的揉了揉眼睛:“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”祂思索了一下,乐道: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说吧,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渝提起一大袋泡好的糯米:“被你看出来了,教我打糍粑?”

    “我还当是什么事呢!进来,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川接过糯米,向厨房走去,渝紧跟在祂身后。

    把糯米倒出来,川疑惑:“你这糯米泡了多久?怎么这么硬?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……”渝移开目光,打量着一颗新鲜的西红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川无语,从灶台旁的锅盖下端出一大盆泡好的糯米:“要不是我今天准备了,你吃豁嗨(你什么也吃不到)。”

    把糯米上锅蒸好,川坐回客厅,招呼渝:“在厨房愣着干嘛啊?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渝听话的过去了,川把桌上堆着的月饼塞了一个给渝:“没吃早饭吧?我去给你煮二两面,先吃点这个垫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渝拆开包装,咬了一口,惊讶说:“蛋黄的???”

    川笑道:“哦,我随便买的。”

    渝:“……可是这为什么全是蛋黄馅?”

    在祂小的时候,渝非常喜欢蛋黄馅月饼,可惜在抗战时候,很难吃到,建国以后,每逢中秋,川总是会想方设法做一点蛋黄月饼给渝,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连买面粉都得用票,更何况家里的存票本就不多。

  渝抹了抹眼睛,川看着祂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  “眼睛进沙子了。”渝小声道。

  川看着祂,叹息一声,把渝抱进怀里。

  “从以前,到现在,我都没有把你当过外人啊。”

  

  

是某浅半夜发疯的产物(目移)神志不清了已经

顺便祝各位中秋节快乐!阖家团圆~

彩蛋是川渝的小短打

  

  

只是简单吐槽

本来高高兴兴打开川渝tag结果一看好家伙,什么设定都往上堆,花吐孕梗不要命的加,咋的你当你是在火锅店打蘸料啥都使劲放啊

省市人这个圈子,原本就范围大,涵盖性广,上到国家z事,下到人文风情,但并不意味着你可以把你所偏好的花吐,化蝶,孕梗,修仙梗一股脑写进去,这可不是你家oc。

再说梦女。你这么爱梦省市,那亲嘴和车是不是要亲吻你脚下那块染满灰尘还日晒雨淋的地,躺在裸露的泥土上睡觉?动不动亲两口,你写的时候没有觉得两个吃饭的器官不停的碰一起很奇怪吗?

接着说乙女,有点乙女会给自己安上一个中国xx省的名号,见都没见过那种,请问是琼州海峡凭空升起一块陆地还是青藏高原降下一片乌云?你咋不说你是中国霓虹大和民族自治省?

xswl,写文就好好写啊,是加空壳设能满足你那残缺不齐的xp,还是你觉得人人都得上演一次霸道总裁爱上我?


置顶

这里是纸上•精苏•川渝人•话唠•社牛•觉浅,没事来提问箱找我玩噶

主混省市人

文手,但是鸽

可能会发一点烂画

没有小号,看见举报

作品转载记得at来源“lofter纸上觉浅4397”

QQ:1417433412(验证问题莫斯科)

QQ私人群:548791522(觉浅小卖部)




Q:什么时候更新啊宝

也许可能应该大概我不想更新

【省市人】地域黑

  “收文件收文件!来,川,你的拿来!”京转身又把手伸给渝:“渝,文件给我!”

  京环顾四周,看看有没有收漏的。祂很满意的点点头,一回头,看见了川和渝的黑脸。

  “哥儿两今个是咋的啦?”

  无人应答。

  京觉着有些尴尬,蹭到渝旁边:“你跟川吵架啦?”

  “………”渝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,不断敲击键盘,下手却一下比一下重,好像是要戳死谁。

  川那边就更不用说了,拿茶叶泡茶,暴躁的把茶叶甩进杯子,盖上茶叶筒,无辜的筒被砰的扔回抽屉。京有预感,要是自己现在过去,搞不好下场就是这个茶叶筒。

  京小声咕哝:“什么嘛……这两个家伙……”

  祂自顾自的回到办公桌,打开电脑,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一堆东西整理出来。

  键盘反复单调的敲打着,京逐渐走神,祂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些不太愉快的评论。

  当时,京得了个空,在某音上看自家兔子做的北京城市宣传片,思考着怎么再把城市搞得有特色些,却看见评论区一连串不太友好的评论:

  “北京人满脑子都是大白菜。” 

  “北京人全都是大爷架子。”

  “北京真无聊!除了那几个景点还有什么?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京不敢再回想,祂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  祂忽然就明白了,为什么川和渝今天心情不佳。

  论坛上,攻击川和川家人的帖子比比皆是:灾星,没有素质,暴躁……

  “地域文化影响,天灾这种事祂自己也不想的啊……”京叹气,继续往下翻。

  “还有重庆,重庆就是个山区,要不是设成直辖市沾了点光,祂就跟贵州没多大区别!”

  “重庆人还以为自己很豪爽,在我看来跟野人没什么区别……”

  不仅如此,云,贵,豫,沪,东三省……几乎全国各地都被黑了个遍。

  都是自己人,何苦呢?

  京停下了键盘,擦了擦眼睛。

  

  

【川渝】喝醉以后

  渝盘坐在沙发上,安详的打报表。

  他反复核对着京给他的数据,不禁叫苦:还没老呢眼睛就花了。

  打开手机,他准备看看省市群里的消息,却赫然看见了图标上那个红色的99+。

  ”什么....情况?“渝险些把手机掉地上,是渝家群里吵起来了还是省市群里在聊天?

  点开,那熟悉的熊猫头像出现在了顶部。

  渝疑惑,川今天抽什么风给他发这么多消息?还是说有重要的事情?还是说....渝不敢再想下去,生怕是最坏的那一种结果。

  点开以后,渝感慨:最不想来的的还是发生了。

  川喝多了。然后发了一堆语音。

  渝凑近听筒。

  ”渝!我想你了!你好久回来!“川激动的声音从听筒直接穿透渝耳膜。给了他致命一击。

  渝揉揉耳朵,及时调小音量,点开下一条:”你能不能带点山城啤酒来看我啊!“

  ”....mmp“

  可怜的手机被扔开到了一边,渝继续核对。祂只感觉脑瓜子嗡嗡的,像被人敲了一榔头。

  还没等祂缓个劲,手机铃声接踵而至,渝有了想把手机摔碎的冲动。

  祂忍了,接下电话:“渝!我在你家楼下!”

  “???你干嘛?”渝惊讶地对着电话那头喊、

  川声音模糊道:“我来看你!我带了东西来呢!”

  渝打开阳台,走到窗边,向下一望,川拿着个什么在下方挥舞,祂仔细一看,是条围巾。

  渝一阵语塞,然后对着电话吼道:“你神经病啊!”

  扭头,再次坐到到沙发上。

  还没来得及打一个字,渝把电脑一放:“我真的是服了这个哈缺...."

  祂下楼,看见了睡着的川,无奈之下把川往回拖。

  一到家,祂把川往沙发上一扔,川挣扎了几下,滚在了地板上,渝没工夫管这个了,祂去厨房倒了点水,兑了蜂蜜,准备给川解酒。

  这时,渝听见了客厅传来了时断时续的呜咽声,祂放下杯子,快步来到客厅。

  祂看见的,是流着眼泪红着眼眶的川。

  川把自己缩成了一团,听见渝的脚步声,惊愕的抬起了头:”小渝?你回来了?“

  渝愣了一下,蹲下身,抱住他:”嗯,回来了。“

  ”我想你了....“

  原本的不满,在此刻,似乎都化作云烟散去,只剩下了柔情和悲怆。

  

  

【川渝】中元

  “怎么又在这里了……”川有些光火的踢了一脚巷子的墙壁,墙皮簌簌的往下掉。 

  祂已经是第6次回到在巷子口了,每一次往前,都会再次出现在这个地方。

  川感觉不对劲,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日历:七月十五,中元节。

  正好撞上了鬼打墙。

  川不禁感叹了一下自己这霉催的运气。

  “再来一次,我就不信邪了!”川抹了一把头上那根本不存在的冷汗,咬了咬牙,硬着头皮往前走,边走还边安慰自己:自己一个意识体和鬼也没什大区别……

  再次上前,川只觉得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,今天要是出不去,多半就等着消散了。眼看又要到尽头了,川紧张到眯起了眼睛。

  “川哥?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一个稚嫩的声音从下方传来,川猛然低头:“渝?”

  祂不可思议的睁大眼了,居然让他碰见了国民政府时期的陪都渝,这是真见鬼了。

  眼下,川认定自己是碰见中元节的游魂了。

  解决了祂才是唯一的办法。

  但当祂的指尖触碰到陪都渝的脖颈,想要狠狠捏下去时,川感受到了一股温热。

  祂所触碰的颈动脉,正强而有力的跳动着。

  川纳闷了:活的?没道理啊,按理说陪都渝不是早八百年就消散了吗?祂突然想起了之前在丰都看见的一个鬼影,一望那鬼,它就自己消失了。

  “哥,你在想什么?”陪都渝拉住川放在祂颈肩的手,疑惑不解的看着川。

  “川哥,你忘了吗,今天是中元啊!”渝着急了,拽了拽川,“快走吧!听说这里有鬼魂游荡呢!”

   川一时半会没转过弯来,祂仔细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“渝”,凭借川的经验,这不会是什么好兆头,祂胡乱答应着,跟着渝向前走。

  出巷口,川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。  

  七星岗。 

  全重庆都是赫赫有名的闹鬼之地。

  传闻在明朝时期,就有官僚为了巩固权利在此大开杀戒,在20世纪,有一户人家称自己梦见了一个全身赤裸,血淋淋的女子拿着血色荷包出现,眼睛空洞,好似有万丈之深。

  川这么一想,不禁打了个寒战,陪都渝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呢?祂提起了精神,密切观察着陪都渝的举动。

   陪都渝在一个坟头上坐了下来,掏出一只杂粮馒头,掰了一半,递给川:“哥,给你!”

  川噎了一下,在以前,渝身上的干粮,无论多少,都会分一半给祂。川自己也清楚,渝是祂从小带到大,对祂多多少少有感情。

  现在,看着眼前这个诡异出现的陪都渝,-川有些犹豫了。

  吃,还是不吃。

  祂有些尴尬的望着陪都渝:“哥不饿,你吃吧。”陪都渝一听,直接跳了起来:“哥!你每次都这样说!上次饿晕在草丛,还是我把你捞起来的!”说完,把那半只杂粮馒头强行塞给川。

  川也确实饿了,但祂依旧留了个心眼,只咬了一小口,确认安全。

  陪都渝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馒头,不时抬头提醒:“川哥,快吃吧,馒头都硬了。”川低头看了一眼,馒头里掺杂着草根树皮,还有杂七杂八的谷类,但祂早已习惯,毫无顾忌的咽了一大口下去。

  这种馒头质地本来就偏硬,放久了,跟石头没什么区别,这久别重逢的味道差点把川噎死。

  “哥,别着急,喝口水。”陪都渝随手从旁边的小河里舀了一瓢水,川一看,瞬间觉得不噎了。

  即使只有泥沙,川也觉得能喝下去,但那水里有碎掉的骨,飘散的发丝,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血红。

  川谢绝了陪都渝的好意,哽完了剩下的馒头。

  陪都渝望着天空,突然笑了起来:“今晚的月亮好圆啊。”

  这一句话,再度勾起了川心中尘封的往事。

  那时候,渝特别喜欢看月亮,每逢月圆,渝就会兴奋的蹦来跳去,拉着川:“哥!你看,今晚的月亮好圆啊!” 

  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,此刻都一股脑的涌进了川的脑海。

  “……小渝,你是你吗?”川抬起头,泪水已经朦胧。

  陪都渝笑着,走上前,抱住了川:“川哥,不要哭!你说的!我们要坚强起来!”旋即,祂的声音也带上了哭腔:“我也想见见川哥!每年只有这一次!自从六五以后,我就只能在这一天见你了!”陪都渝抽噎了几声,“川哥!那次你在丰都看见的鬼影是我啊!我真的很想过来跟你说说话,但我怕吓着你……”

  川搂住陪都渝,祂惊讶的意识到,陪都渝小小的身体正在变得冰冷,僵硬,同时,川也发现祂在变得透明。

  川紧紧搂住陪都渝,不让这仅存的一点温情流失,可是祂越是搂的紧,陪都渝消失的越快。

  “再见了,川哥好好活着啊……”

  ……

  川猛然惊醒,看见自己正瘫在巷子边,慌忙起身,朝巷子口走去。

  鬼打墙早就消失了,祂往左拐,准备回家,但撞上了一个人。

  “渝,你怎么在这,你的眼睛……”川吃惊的看着渝红肿的双眼,有些犹豫要不要安慰祂。

  下一秒,渝扑到川怀里,嚎啕大哭。

  

 

  【觉浅叨叨:你所害怕的每一个鬼,都可能是别人日思夜想的人。祝各位中元节快乐!】

彩蛋是渝碰上抗战川

【川渝】别离

  川向中央请示,将渝从四川划分出去,作为直辖市存在。

  中央很快批准了。当书面文件传递到渝手中后,渝控制不住自己了。

  “你就这么想我走?!”渝愤恨的撕毁了那张文件,“我做错了什么!”祂的声音带上了哭腔,流露出了内心的委屈和不解。

  川平静的站在祂面前,面无表情的看着渝,仿佛像一个大人看着小孩子一样闹脾气。渝见祂这般不闻不问,更是冒火:“川!你有没有考虑过我!我可是你一手带大的!”祂眼眶湿透了,一片晶莹在渝眼中打转,似乎下一秒就会从脸颊滚落。

  川自然是心疼了,祂想抬手拂去渝的泪水,拍着祂的肩膀安慰他,紧紧抱住祂,但祂压住了自己的手,不断劝导自己:小渝还年轻,需要出去历练,我要是现在把祂捆在身边,将来对他的发展也不好……

  祂咬了咬牙,说出了自己这辈子最违心最后悔的一句话。

   “你留在这里,只会当我的拖油瓶,影响我发展。”川拼命让自己冷着脸,不表现出意思温情。

  渝愣住了,川对自己这句话产生的效果很满意,却又感觉缺失了点什么东西。

  “好,我走!我就不碍着你眼了!你自己好好发展!”渝愤恨的转身回房间收拾东西。

  随着房间门的一声巨响,川的心上仿佛也遭到了重重一击。

  他在渝房间门口踱步,焦急的转来转去,听着渝在里面时断时续的抽噎,几度想伸手敲开门,但祂没有,而是继续沉默。

  渝在房间内胡乱的往行李箱里塞东西,泪水不断往下掉,祂回想起自己曾经和川一起辛苦打拼,制定经济计划熬过的日日夜夜,渝不理解,祂以为自己是川的得力助手,祂原来只是个拖油瓶。

  一切都已收拾完成,唯有床头柜上那张祂和川的合照,渝走过去,拿起查看了一番:上面的川和渝,都笑的很灿烂,渝还拉着川的手。渝自嘲的想:那时候的我,应该就没有想过自己是个拖油瓶,是负累!我真傻!

  祂毫不犹豫的摔碎了相框,“咔嚓”的脆响后,相框裂开了,玻璃片在地上炸开来,碎了一地,地上明晃晃的一片。渝从上面跨过去,打开房门,门口是一脸担忧的川。

  “你……”川把嘴边的话生生咽下,注视着渝红肿的眼。在此刻,祂说不出话来,也不能说。

  直至渝走到了门边,祂才生硬的挤出一句“走好”。  

  渝冷哼一声,消失在楼道了。

  祂离去后,川进屋查看,发现了那个碎成千百片的相框,祂顾不得扎手,捡起照片,把它带回了自己卧室。

  “我是怕你不走,为了我耽误自己了啊……”川看着照片,喃喃道。

  

【川渝】七夕

  “七夕吗?”渝看了看了电脑的日历,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,“跟我应该没什么大关系。”这样安慰着自己,他气定神闲的喝了一口茶。
  津转过来:“渝,七夕快乐,今天跟谁过啊?”
  渝差点喷出来,他转头,发出一声苦笑。
  “不会没人跟你一起过吧?”津好奇道,“今年还是是贵陪我哦!”
  这不问不打紧,一问,倒激起了渝的胜负欲:“怎么可能!我有人陪!”
  “你说是谁?”川正好接水路过,问了一句。
  渝灵机一动:“你就别装傻了川,昨天就说好了的!” 
    “???”川莫名其妙的看向渝。
  津则是一脸震惊+吃瓜。
  
  茶水间。
  渝尴尬的解释完了事情的前因后果,然后阐明了自己七夕确实没人一起。
  “那你打算一个人?”川问道。
  渝摆出一副苦瓜脸:“这有什么办法,我最近老是忙着发展经济,改善市容市貌,搞治安……”
 他如数家珍的一一清点,好在川及时打住:“停停停我知道你忙了,这样吧,你也放松一下,今晚我们两个出去吃川菜,就算是我陪你过七夕,怎么样?”
  “虽然但是,怎么有点怪怪的。”渝走出茶水间,小声说了一句。
  
  “3……2……1…”终于下班了,渝刚要站起来,就看见京抱着一大堆文件走来。
  “渝,拜托你了,这一叠得明天早上交。”
  渝不禁感慨了一句优美的重庆方言。
  “我拿回去做不行吗?”
  “行啊,我把文件发你手机上了。记得早点交啊!”
  还没等京把话说完,渝就飞一样的拿过文件夺门而出。

  “师傅!朝天门那家川菜馆!”渝截胡了一辆出租车,拉开前座,正准备挤进去,里面赫然坐着川。
  “你怎么也?”
  “路我也不熟,窜到解放碑去了。
  “你是怎么窜的这么远的……”
  “你上不上车!”师傅着急起来,“现在高峰期!又是七夕节,堵车!搞刨点!”
   于是川和渝十分默契的都坐到了后排。

   川菜馆。
  “呐,菜单,我要吃的我都先点了,你看看要点哪些?”川把菜单递给渝,自己转头看着来往的人群。
  渝快速扫了一眼:“我要点的你早就点了。”
  他站起来:“嬢嬢!交菜单!”
  晚上的人很多,上菜自然也慢,渝感觉现在不说两句话就憋得慌,于是转了过来:“你怎么今天突然叫我出来?”
  “不是想到起你一天到黑在电脑前面坐半天,连晚饭都不吃,我才懒得叫你呢。”
  “……真是劳烦阁下您了。”
  渝打开桌上的一瓶山城,递给川:“今天你就不要推辞了,你醉了我把你扛回去。”
  “开什么玩笑,你觉得你喝的过我?”川不屑道。
  远处嘹亮的声音打破了谈话:“26号桌,粉蒸兔,麻辣鱼,上菜!”
  ……
  川喝了一口,习惯性的夹了一块鱼肚肉给渝。
  渝愣了一下:“我现在吃鱼不会卡住了。”
  川笑到:“你小的时候,在家吃鱼,被卡住了,还是我给你呛出来了。”
  “你当时拿白酒给我来了一口,我那时候又不会喝酒,不呛才怪!”
  一时间,两人沉默了。
  “提那些陈年往事干嘛?”渝有些焦躁。
  川没有回答,再饮了一杯下去。
  过了不知道多久,川缓缓开口:“我们好像越走越远了。”
  渝不说话,闷头夹了一筷子粉蒸兔给川:“你之前说,粉蒸兔是最好吃的川菜!”
  “川,你之前还给我讲牛郎织女的故事呢,你还记得吗。” 
  “记得,那时候你……”
 ……
  深夜,渝在疯狂整理文件,他揉了揉眼睛,已经凌晨一点了。
  他放下所剩不多的工作,到书柜面前凝视了片刻。
  渝旋即一笑,重新坐了回去。
  书柜里,他和川的合照在七夕的灯光下粼粼发光。
 


@57401314的奇妙冒险(求求了,不要连赞,) @川娃娃渔骨 😃😃😃

今天的末尾,还是得刀一下才健康(邪笑)